不敢说一生推,爱上十年八年肯定没问题~
 
 

【古剑二】【谢沈谢】 天命难违 (五十六 下)

“师尊?”

沈夜不及反应,已被堂主带至案前坐定。

沈夜一头黑发有些微卷曲,披散开来已长及腰际。发丝顺滑浓密,拢在手心便如挽住一把微凉的丝绸。

堂主握着象牙梳,小心梳理手中长发。细白的梳齿滑过发丝,发出细微轻响。堂主一时恍惚,仿佛记得自己从前也曾这样握着一把微卷乌黑的长发,轻轻将发尾勾在手心,绕出俏皮的弧度。发丝扫过掌心,痒痒的,酥软的滋味直融进心底去。


那些记忆历经数百年岁月的洗涤,非但不曾模糊,反而变得越发清晰。他一遍遍回味,一遍遍揣摩,在无尽的追思中走过漫长时光。

这些细碎记忆,是他此生至贵至重的珍宝。虽然他心中也明白,这一切并非只属于他自己……...


05 Mar 2016

【古剑二】【谢沈谢】 天命难违 (五十六 上)

五十六 上


沈夜昏昏沉沉睡着,朦胧间面颊隐约觉出濡湿之感。忍耐片刻缓缓睁开眼睛,见是小黑猫正伏在枕边舔他面庞。

冰珠儿也似的眼瞳泛起稍许暖意,沈夜将小黑猫抱在怀中,慢慢坐起身来。


叶阁主来访那日半夜寒雨忽至,他又睡得晚了些,窗扇亦关紧。第二日身上便觉沉重无力。堂主关心则乱,硬是将他按在床上睡了两天两夜。

今日天气终于放晴,碧空白云秋阳和暖,草木饱含着水汽沁人心脾,连带着身体也觉轻快了许多。


沈夜抱着小黑猫下了床榻,恍恍惚惚得走到外间,抬手推开一页窗扇。

院子里植了数排绿竹、松柏,即使深秋仍挺拔苍翠。浸了雨水的枝叶清新鲜嫩,阳...

22 Feb 2016

【古剑二】【谢沈谢】 天命难违 (五十五)

五十五


“应是你的吧?”谢衣呆着不动,沈夜又把白玉往前递了递,“许是你没留意,那晚将它落在了……”忽然想起自己是在何处发现白玉,沈夜忙收住口,略显拘谨得垂下眼。


谢衣一言不发,盯着卧在沈夜掌心的白玉看了许久,突然转身即走。


“谢衣!”


谢衣停住脚,也不回头,漫不经心般道:“那玉是我不要的。你留着玩儿吧。”


“谢衣,我……”


“阿夜,”谢衣转回身来,站在下处仰首望着沈夜,良久忽而展颜一笑。他本就生得极好,单是这样清清淡淡得笑着,便如漫山繁花绽放,清丽夺目。只...

20 Feb 2016

【古剑二】【谢沈谢】 天命难违 (五十四)

五十四


第二日清晨,堂主院中的荷包牡丹微微吐出了花蕊。

沈夜前去请安,堂主正执了水壶,给一簇簇幼嫩花株浇水。沈夜在园子门边站定,看着堂主弯下腰小心翼翼翻动花根附近的土壤,再依次为尚且娇弱的花朵注入灵力。堂主的面容看去极为温柔,便好似这些随处可见的花花草草,也都有知觉、灵识一般。沈夜忽然漫无边际得想,堂主对待幼时的谢衣,应也是这般温存和顺吧。


堂主整理好花圃直起身,回头看到沈夜,立时迎上来,“几时来的?是我疏忽,竟未发觉阿夜的脚步声。”

沈夜深深看了堂主一眼,遂笑道:“弟子也是刚到。怕扰了师尊雅兴便没有出声儿。”顺手接过堂主手中水壶放于一旁,“以后这等料理...

16 Feb 2016

【古剑二】【谢沈谢】 天命难违 (五十三)

五十三


思忖片刻,沈夜将白玉收在怀中披衣下床。

外间的侍从听到响动,忙忙得备好梳洗的清水。沈夜整理好衣衫,兀地面色一凝,脚下微转变了方向,挑开窗扇跃出去。须臾又自窗外翻回房中。这一去一回不过瞬息之间,未曾惊动任何人。

沈夜如常去外间洗漱,而后用过早饭,即去给堂主请安。

自从祁连山那一场风波过后,沈夜大抵算是摸透了堂主的性情。堂主为人冲淡,待人接于过于温文清雅,反会叫人生出些许距离之感。待到真正熟识方能发觉,堂主待门下弟子,平和之下更有纵容。过去沈夜生怕自己言行莽撞扰了师尊清静,一番波折过后终是知晓,他哪怕日日都只过去说几句闲话,师尊心里也是欢喜的。


沈...

14 Feb 2016

【天命难违】关于堂主为什么会生气

之前就有姑娘疑惑:既然堂主明知道谢衣会喜欢上沈夜,为什么听到谢衣亲口说出来,又会那么生气。

新章出来后发现写得过于隐晦,没能解释清楚这个问题,所以特意说明一下。


其实按照堂主、谢衣的个性以及息心堂的门规,无论是师兄妹、师兄弟相恋,甚至师徒相爱,都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(这个设定是我根据自己对原著游戏的理解设置的。无论哪一个阶段谢衣都无疑是人中君子,但同时谢衣又是随性随缘的,面对感情他不会有太多来自世俗的束缚,遵从本心才是他的选择)。以谢衣与堂主的关系,他当然知道这一点。所以上一章写谢衣犹豫很久之后去向堂主请罪,坦承自己喜欢上了阿夜,就已经违背了息心堂的门风。

那么既然没有关...

12 Feb 2016

【古剑二】【谢沈谢】 天命难违 ( 五十二)

五十二



他口唇数度开合却再说不出一个字,仿佛所有勇气都已用尽。



鲜血染红了指腹。堂主心头不觉一跳,连钳制着谢衣下颌的手指也不由自主松了力道。


久久凝视着跪于自己脚边的弟子,堂主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吐出,仔细擦净谢衣唇边的血迹。



“师尊……”


谢衣眨眨眼,眼尾泛起潮红。



堂主直起身,转头望向廊外细密的雨丝。良久,轻声道:“昨晚那壶米酒,是你拿去喝了吧。”



谢衣闻言怔了怔,旋即脑中如狂风卷过,凌乱成一团狼藉——


他那点自以为是的小心思,师尊早就看得透彻见底。...



12 Feb 2016

关于更新

犯了个很愚蠢的错误。过年放假急着回家,结果忘记把文稿拷出来。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昨天早上一起更了算了……

跟等文的姑娘们道个歉。等我再写一遍就更。就这两三天吧。

PS: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~


06 Feb 2016

【古剑二】【谢沈谢】 天命难违 (四十九—五十一)

四十九


沈夜返回息心堂时,天色已近傍晚。

他离开时未留只言片语,且一去便是半日之久,可是急煞了一帮侍从。众人生恐他又会一去不归,一面忙忙得奔去堂外寻人,一面十万火急给堂主送信。


堂主立时赶回息心堂,招来沈夜身边近侍逐一问话。一番问询下来,五六个人,竟没一个见到沈夜何时出门,又往何方向去。

堂主挥退那帮被唬得战战兢兢的小厮,竭力沉下心绪,来回在院中踱步。

他在沈夜身上结下过锁灵契,甫一收到下人传信,便连忙催动灵契探寻沈夜去向。所幸依灵契所示,沈夜并未走远,只不知为何,去了十数里外的一处山林。


堂主有心立刻寻去,但他向来不愿勉强沈夜。...

05 Feb 2016

【古剑二】【谢沈谢】 天命难违 (四十七—四十八)

四十七


沈夜醒来时已将近午时。

堂主出门前,特意安排沈夜用惯的几个随从屋里屋外照应着。他刚坐起身,已有人近前伺候。待穿好衣衫,午膳也已备齐。


内室燃着香。床铺对面的几案上端放着一张古琴。沈夜挥手遣退一众侍从,缓步走至几案前,抬手轻拨琴弦。

琴声明润饱满,余音绕梁许久方歇。

沈夜手指缓缓抚过琴身。桐木为面,杉木为底,线条简洁至极,唯于琴肩与燕足处略有弧度。是一把前朝神农氏玉壶冰。


堂主原就是风雅之人,琴棋书画皆有所成。他既有这般闲雅性情,息心堂中自是少不了各色文房珍藏。诸如历朝历代名家书画、琴谱乐器、珍惜典籍乃至文人雅士来往信笺之类,林...

04 Feb 2016
1 2 3 4
© 天地玄黄 | Powered by LOFTER